追蹤
心情直播,不NG
關於部落格
就是想要說說話.....
  • 1182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與張愛玲--小團圓,終於團圓了





關於書的應該出版與否,我不想多講,心得如前,反正我都買了,皇冠等人也賺到了,說拒讀,恐怕是為了掩飾自己竟然沒能看完這本書的困窘


我之前說的:
http://blog.yam.com/wumdbmax/article/20080206
張小虹沒買:http://www.douban.com/subject/discussion/12622699/
柯裕棻買了:http://blog.chinatimes.com/yufen/archive/2009/07/02/415956.html
(感謝朋友KEN送的正反意見連結)


從開始看長篇以來,我從來沒有像看小團圓一樣糟糕的閱讀經驗,讀到百頁左右(這花了快一年),我幾乎可以確定,要不是中途放棄,就是乾脆機械性地翻完這本書(天啊,還有三分之二,連白寫胡蘭成的漢奸之戀都還沒登場)!到底怎麼了呢?我為何就是看不懂比比、蕊秋、楚娣她們到底是誰?為何她們的所作所為,於我而言就是嚼蠟般難受,這不是號稱張愛玲的終極自傳嗎?我跟她真的相隔千里遠嗎?雖然書櫃裡總也只能理出一本半生緣,但我倒是自認還蠻能理解那些專屬於張氏的百轉千迴啊,張愛玲怎麼了?小團圓怎麼了?我又是怎麼了呢?
也許是過年的寒雨吧,老虎都淋成病貓了,自己不想去任何地方,活的朋友當然也不想去任何地方,只剩下影集、小說這些死的朋友,想想,我實在不能忍受別人在那邊爭辯著小團圓應否出版,我買了書,卻連看完都不能,太恐怖的人生回憶了,再度艱難地翻了三頁後,我決定一切從頭開始,就當是大學時代作共筆吧,紙筆拿來,一點一滴地記,漸漸勾勒出這些出場人物間之關係,我終於知道:




女主角盛九莉,從小過繼給缺女兒的盛家老大,九莉不喊爹娘,稱他們大爺與大媽,另喚自己的生父(盛乃德)與生母(卞蕊秋)二叔與二嬸,弟弟盛九林如是稱呼,楚娣就是盛乃德的妹妹,九莉的三姑,比比則是九莉的同學兼摯友。




然而,當把這些人彼此的關係耙梳個清楚後,張愛玲筆上魅力,竟神奇地躍然紙上,半天的連續閱讀,我就把這本書看完了,終於讀到了「(全文完)」,這樣的轉折,像是從未曾有過的高潮一般,足以叫人此生難忘。
說到底,這本書,終究賣的還是張愛玲的愛情觀點(遭遇),在九莉與漢奸邵之雍的多年惡戀裡,張愛玲用她的筆,狠狠地戳了每個有過相同遭遇的苦主的痛處,當然,也刺往了她自己:












(以下有雷,「」表示原文照引)













九莉崇拜之雍,之雍突然一個吻,「九莉想道:『這個人是真愛我。』...」
之雍問:「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?」
九莉:「你太太呢?」
「他有沒有略頓一頓?『我可以離婚。』」


之雍寫信對朋友說,他跟九莉戀愛了
九莉心裡高興,「她也恨不得要人知道。而且,這是宣傳。」


之雍撫摸著九莉的腿言「這樣好的人,可以讓我這樣親近。微風中棕櫚葉的手指。沙灘上的潮水,一道蜿蜒的白線往上爬,又往後退,幾乎是靜止的。她要它永遠繼續下去,讓她在這金色的永生裡再沈浸一會。」
「有一天又是這樣坐在他身上,忽然有什麼東西在座下鞭打她。她無法相信--獅子老虎撢蒼蠅的尾巴,包著絨布的警棍。看過的兩本淫書也沒有,而且一時也聯繫不起來。應當立刻笑著跳起來,不予理會。但是還沒想到這一著,已經不打了。...」


之雍第一個太太得病死了,第二個太太陳瑤鳳得了精神病,之雍跟他口中大家都認定的配偶章緋雯終於離婚了,離婚啟事的剪報,之雍拿給九莉看,一度沈默後,「九莉忽然笑道:『我真高興。』」
「之雍笑道:『我早就知道你忍不住要說了!』」
九莉後來跟楚娣說「邵之雍很難受,為了他太太。」
「楚娣皺眉笑道:『真是--!啣著是塊骨頭,丟了是塊肉。』」


之雍辦了雜誌當總編,認識了一個小康小姐。
「她信上常問候小康小姐。他也不短提起她,引她的話,像新做父母的人轉述小孩的妙語。九莉漸漸感覺到他這方面的精神生活對於他多重要。他是這麼個人,有什麼辦法?如果真愛一個人,能砍掉他一個枝幹?」....
「以為『總不至於』的事,一步步成了真的了。九莉對自己說:『知己知彼,你如果還想保留他,就必須聽他講,無論聽了多痛苦。』但是一面微笑聽著,心裡亂刀砍出來,砍得人影子都沒有了。」


之雍問比比,「一個人能同時愛兩個人嗎?」
比比走後,偷聽到的九莉說:「你剛才說一個人能不能同時愛兩個人,我好像忽然天黑了下來。」
「之雍護痛似的笑著呻吟了一聲『唔...』把臉伏在她肩上。」....
蕊秋說過中國人不懂談戀愛。...「要愛不只一個人--其實不會同時愛,不過是愛一個,保留從前愛過的--恐怕也只有西方的生活部門化的一個辦法,隔離起來。隔離需要錢,像苟太太朱小姐那樣,勢必『守望相助』。此外還需要一種紀律,之雍是辦不到的。」....


二次世界大戰結束,曾任汪政府官的之雍必須逃遁至鄉村數年,帶著九莉不方便。臨走前,九莉不知小康小姐如何跟之雍道別?「自從他那次承認『愛兩個人』,她就沒再問候過小康小姐。十分違心的事她也不做。他自動答應了放棄小康,她也從來不去提醒他,就像他上次離婚的事一樣,要看他的了。」...九莉後來才知道,之雍別時強暴了小康,但之雍給了九莉一張「婚書」,簽名了,但忘記一式兩份,被九莉壓在箱底,「也從來沒給人看過。」...


九莉好不容易跋山涉水、「落荒而走」,去探了之雍,卻知道了辛巧玉的存在
「她不怪他在危難中抓住一切抓得住的,但是在順境中也已經這樣--也許還更甚--這一念根本不能想,只覺得心往下沈,又有點感到滑稽。」....
之雍某天帶著左傳跟九莉一起看,笑說:「齊桓公做公子的時候,出了點事逃走,叫他的未婚妻等他二十五年。她說:『等你二十五年,我也老了,不如就說永遠等你吧。』」
「他彷彿預期她會說什麼。」
「她微笑著沒作聲。等不等在她。」...


事緩之後,之雍來看九莉,九莉冷漠以對,但又告訴之雍「我前一向真是痛苦得差點死了。」
「這話似乎非得坐近了說。信上跟他講不清,她需要再當面告訴他一聲,作為她今天晚上的態度的解釋。」...
「他顯然在等她說下去,為什麼現在好了。」
「九莉想道:『他完全不管我的死活,就知道保存他所有的。』」...
這一晚,他們分房睡...
「他們的過去像長城一樣,在地平線上綿延起伏。但是長城在現代沒有用了。」...


九莉最後給之雍寫了信「我並不是為了你那些女人,而是因為跟你在一起永遠不會有幸福。」...
「然後她輾轉聽見說邵家嚇得搬了家,之雍也離開那小城,這次大概不敢再回鄉下,本來一直兩頭跑。」
「『當我會去告密,』她鼻子裡哼了一聲向自己說。」...
後來,之雍就只出現在九莉的夢裡,在夢裡,還是美好的。「她醒來快樂了很久很久。」
但「這樣的夢只做過一次...」
多麼熟悉(老套)的劇情
多少人至今依然反覆臨摹甚至親身歷練
惟有張愛玲,能這麼刺、這麼尖
她痛過、我們也痛過,甚至正在痛著
在你走至「等不等在我」之前
只能認命地來回承受那痛
像張愛玲、像每個痛過的我他
當然,你也可能拿到一式兩份的婚書
攤開,撫慰你曾有過的痛
只是張愛玲沒等到而已....
農曆過年送給自己最好的新年禮物,我跟張愛玲的小團圓,終於團圓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