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直播,不NG

關於部落格
就是想要說說話.....
  • 1174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關於村上春樹說的跑步,我說的其實是....





 




(以下「村上說」的文字,摘自我有感覺的段落,但除非加上引號,否則並不代表原文照登,要知道原始譯文,請自行參閱本書。)
村上說,即便是再厲害的跑步名將,總是會有「今天不想跑」的厭煩感覺,而且這是個笨問題,因為,這種事情經常都有!不過,當他想到他身為一個小說家,可以自己一人在家工作,不用擠電車通勤,也不必出席無聊的會議,跟做著這些事的人比起來,就可以比較不抗拒地輕鬆跑出去了,「是啊,這一點小事都不做的話,會受到懲罰的。」因此,他33歲開始跑步。


我們不是小說家,通常都是必須擠電車通勤及跟無聊的人開無聊的會的人,但是,我們應該也有屬於我們自己應該去做否則會受到懲罰的「小事」,站在登山口前,我們也是可以選擇開始。
村上說,當他生平第一次跑全程馬拉松時,到30公里想的是也許可以跑出不錯的時間,過35公里開始生氣起來,最後終於變成「開著空油箱還繼續跑的汽車的那種心情」。不過跑完後經過不久,又把辛苦跟不爭氣的想法完全忘記,並堅定決心「下次要跑得更好」,不管累積多少經驗,增加多少歲數,依然是同樣事情的反覆。


反覆,可能是因為沈溺,可能是因為習慣,可能是因為固執,也可能是因為不想改變,我們在人生中很多的事情上反覆著,有的好,有的壞,有的甜,有的澀,在起點出發時,你意識到了這是新的開始還是反覆嗎?
村上說,不管練習量如何下降,絕不連續休息兩天,因為肌肉就像記性很好的勞役動物,只要很小心地階段逐步增加負荷量,肌肉就會不抱怨地替你做下去,頂多偶而露出難看的臉色,如果不繼續增加負荷,肌肉自然就會覺得不用這麼努力,真好,於是,你必須「事先傳達不含糊的訊息給對方,並在不爆胎的程度之內,維持毫不容情的緊張狀態」。


這應該可以算是在鍛鍊時的通則,安逸是人的惰(本)性,鍛鍊則是將人帶離安逸,身體如此,心更是如此,只開始了四分之一,回到原點多簡單?但不願意繼續後四分之三,當初,你為何又要開始這一切的鍛鍊?那痛苦、那想望、那急於擺脫某種狀態的一切,都消失了嗎?
村上說,無論多忙,跑步就像生命線一樣,不能因為忙就省略或停跑,繼續跑的理由很少,停跑的理由則有一卡車那麼多,我們能做的,只有把那很少的理由一一珍惜地繼續磨亮。


誰不忙?哪個不能全面主宰自己人生的人不忙?而我們通常忙的,又常常都是讓自己極度討厭的事情,忙完了,就真的換的到我們企求的實體或情緒上的滿足嗎?還是終究白忙一場?在忙碌的同時,你認真分析過了當中的損益嗎?
村上說,「我不是人。是單純的機器。因為是機器,所以沒必要感覺。只管向前跑。」在心裡這樣反覆地唸著,並且把自己所能感知的世界盡量限定更狹小,從這裡到我眼前三公尺的地點,是我這個機器微小的存在意義。


跑到一半了,還剩下一半的路,你開始撞牆期了嗎?那種無論如何只想放棄的絕望感強烈襲來,你放棄了沒有?在這裡,理性地思考變成不可能,你剩下任性地情緒決定的空間,為何不選擇:就繼續跑吧!就只為了當初想到達的地方,繼續向前吧!往回看,粉身碎骨,像一切剛開始那樣,像從來沒有走過改變這一遭一般,那才真的讓人絕望。
村上說,對於每天密集練習的長距離跑者而言,膝蓋是經常哭泣的地方,膝蓋一直默默忍受著一切,應該偶而也會想要抱怨,「你放任鼻息粗聲粗氣地跑固然沒關係,不過至少也該顧慮一下我吧。一旦不行的話,可沒得代替喔」。


膝蓋之於跑者,健康之於人生,近乎那些總是對我們付出著、忠告著卻經常被我們優先放棄與忽略的人們之於我們自己,也許我正努力地跑著,是我們慣用的藉口,但其實,踐踏容易得到的好、拒絕承認自己的不足,正是我們必須向前跑的原因,藉口,只是拿來暫時安慰自己的麻醉劑。
村上說,現實人生中,往往事與願違,人生在某個時點上被迫要明快下結論時,「來我們家咚咚敲門的,大多是手上拿著壞消息的郵差」,郵差可能不好意思,但從他手中遞過來的灰暗消息,並不會因此稍有改善,我們需要有,所謂的B計畫。


剩下四分之一路程,當初看似不可能的四分之三,竟然被我們一步一步完成了,只是,此刻等著我們的,當然是某個意外的嚴重逆襲,殺的你猝不及防,甚至片甲不留,這時,你得問自己,你有多少達成目標的決心?一旦決心越強,你越有能力拿出真正有效的B計畫反擊這一切,因為,這時的你強烈知道,我無論如何都不要回到過去,我只能向前。

村上說,隨著年齡的增長,經過各種嘗試錯誤後,該取的該捨的都取了捨了,才能達到「要屬缺點和缺陷可沒完沒了。不過多少應該也有長處吧,只能以自己所擁有的東西將就著過下去了」這樣的認識。


能夠走到臨門一腳的人,其實都有著某些別人所沒有的長處,這也是為何你打掛了其他在你之前選擇放棄的人的決定性原因,只是你不見得會意識到並且相信著,但它真正存在,是它讓你只差一步,但是,如果你還是少了什麼,你停在這裡的可能性,跟你走到目標的可能性,一半、一半。
村上說,他的墓誌銘要寫:
村上春樹,作家(也是跑者),1949--20XX,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
我還沒想到我的要寫什麼,因為我還要繼續跑,跑到我知道的那一刻,在此之前,我知道我並不孤獨,因為,你、我、他,我們都正努力向前跑著,朝當初希望到達的地方更近一點。


讓我們在「那裡」見,我相信,我們都可以!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