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直播,不NG

關於部落格
就是想要說說話.....
  • 1174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她啊,我們啊!

 
處決已不堪 伊朗處女行刑前還得遭獄卒破身
(2009.07.19中央社外電)


少女妮達因街頭抗爭遭格斃,凸顯伊朗婦女飽受不平等待遇,而悲慘的命運尚不僅於此,年輕女子處決前還得遭獄卒破身才得行刑。


「耶路撒冷郵報」(Jerusalem Post)電訪一名不便曝光的伊朗「巴斯杰」(Basij)民兵組織成員,披露被捕入獄的伊朗年輕女子處決前,還需承受精神與肉體折磨的祕辛。


他說,伊朗處決任何一名年輕女子,不論她是否為罪犯,若為處女皆屬違法,致監獄會在年輕處女行刑前晚,上演臨時「結婚」的戲碼。


這名受訪的巴斯杰成員已經結婚並育有兒女。他說,所謂臨時結婚,說穿了就是與獄卒交媾,說得更坦白些,她們是被扮演「丈夫」角色的獄卒強暴。


他不諱言,16歲加入巴斯杰後,因表現受長官肯定,18歲時曾被委以執行臨時婚禮的任務,「即使這臨時婚禮是合法的,我卻很後悔」。
 

電訪記者追問,既然合法,又怎麼會後悔?他說,他無法忘記每次「婚禮」結束後,飽受蹂躪的年輕女子哀嚎與淒厲的慘叫,讓他最難忘的,是一名女孩在臨時婚禮結束後,以指甲狂抓自己的臉與脖子,留下深深的指痕。


這名受訪的巴斯杰組織成員表示,在監獄中,年輕處女對行刑前「洞房花燭夜」的恐懼,更甚隔天一早的處決,為使臨時婚禮順利舉行,有時會在她們的食物中摻安眠藥。


6月間伊朗因總統大選計票爭議,爆發30年來最嚴重的街頭抗爭,不少年輕女子被捕入獄。或許因難逃良心譴責,他說,他非常清楚她們的下場,故瞞著長官釋放了15歲的少女與13歲的少男,東窗事發,他自己反成階下囚,所幸稍後獲釋。


他表示,拘禁期間並未遭酷刑對待,只是被關在空間狹小的獨居房內,「思念妻子與兒女,並為他們祈禱」。


法律系男生 減壽也要變女人
(2009.06.25聯合報記者彭芸芳新竹報導)


「與其過漫長卻了無意義的男性人生,寧願過短一點卻快樂的女性人生。」新竹市玄奘大學謝姓男生已服用七個月女性荷爾蒙,明知變性會縮短壽命也無悔;未來志在當一名保障「跨性別族群」權益的法官。

讀法律系一年級的他,身形纖細,身高一百六十一公分,體重五十三公斤,準備改名「欣雯」。如今生理心理都準備好變成「她」,還交了男朋友;走在路上,十個路人九個喊他「小姐」。


「我跟父母充分溝通,他們很鎮定。」謝姓男生說,上大學前,寫了一封長信給父母,身為獨子,深知父母內心的衝擊,「可是性別如此發展不是我能控制的。」


他感謝父母和他討論未來的路,一路陪著他看醫生;他也尊重父母比較喜歡看他穿男裝,「假日回家前,會取下耳環、不擦唇膏、不穿高跟鞋、改穿長褲。」


他說高二時,無意中從PTT跨性別版上有了覺醒,「原來我的內在是女生」,難怪與男生一起看辣妹時,別人興奮噴鼻血,他卻滿心羨慕。


只是改變性別的過程造成人際關係巨變,有朋友從此視他如空氣,有人當眾笑他是「變性金剛」,他也曾想過放棄,「但我不能說服自己」。


也有同學欣賞他,一名學長就說,「欣雯」是吉他高手,很有才華,樂團力邀他加入,是男生或女生都無所謂;他交往三個月的男友說,欣賞他的個性,願陪他慢慢努力變成她。


「謝欣雯」說,吃藥後皮膚變得光滑,胸部凸起,鬍子變稀疏,最明顯的是變得愛哭,容易被感動,心態上轉趨感性。 


昨天考完期末考,他開始找打工,決定存變性手術費,「台灣卅萬、泰國五十萬、美國一百萬」,他都打聽好了,期待畢業時能完全變女生,那將是正式改名為「謝欣雯」的一天。 

 

 

任何信仰、性別議題
最終,還是要回歸到「人」的角度去理解
信仰,是人創造出來的歸屬感
性別,是區別人我的原始標記
都是外在,也是附加,更可能是枷鎖
一切都要看,你所處的世界,如何理解:
身而為人所應該獲得的尊重?
我很慶幸,我身在第二則新聞的世界
但我相信:
我所在的這世界
同樣還有很多很多地方距離美好很遠很遠
祝福謝小妹妹,未來的一切都好,都能如願。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